• <tr id='u08v1'><strong id='u08v1'></strong><small id='u08v1'></small><button id='u08v1'></button><li id='u08v1'><noscript id='u08v1'><big id='u08v1'></big><dt id='u08v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08v1'><table id='u08v1'><blockquote id='u08v1'><tbody id='u08v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08v1'></u><kbd id='u08v1'><kbd id='u08v1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u08v1'><em id='u08v1'></em><td id='u08v1'><div id='u08v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08v1'><big id='u08v1'><big id='u08v1'></big><legend id='u08v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'u08v1'></span><ins id='u08v1'></ins>

    1. <fieldset id='u08v1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u08v1'><div id='u08v1'><ins id='u08v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u08v1'></i>
            <dl id='u08v1'></dl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u08v1'><strong id='u08v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抹臉兒妖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男人和女人上张床频大全_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漫画

            民國二十年左右,河北、山西一帶出瞭個抹臉兒妖人,專在郊野荒僻處,或暗室之中取人臉皮,快如鬼魅。據說有人關門閉戶睡得好好的,白日醒來,隻覺面上痛癢不堪,取鏡一照,滿臉血污紅肉,立時昏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此事鬧得沸沸揚揚,前後有上千人被妖人揭瞭面皮。百姓人人自危,夜裡不敢出門,白日出門也要與人結伴而行。

            此時北平福喜班有個剛剛嶄露頭角的小旦,名叫柳玉蟬,年紀十六七歲,生得白皙俊俏,實是個美少年。

            捧他的頗有幾個有權有勢的,其中便有一個馬師長。他有些志氣,不肯做人床榻上的玩物。這馬師長卻步步緊逼,必要他落到手掌心裡方罷。

            這一日,柳玉蟬受瞭馬師長的氣,含著一包眼淚乘黃包車回去,正碰上一群人在前頭打架。

            被打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長得很斯文,打人的像是一群地痞無賴。那年輕人被打得口鼻出血,縮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眼看要出人命,柳玉蟬不知哪兒來的勇氣叫瞭聲,問:幾位,這位先生做瞭什麼,要這樣打他?

            帶頭的答道:這庸醫要拿柳樹枝給我大哥接骨,你聽過這樣可笑的事情嗎?他治不好我大哥的斷腿,我們兄弟拆他兩條腿作抵,你少來嗦!

            柳玉蟬這幾日被師傅和馬師長逼得緊瞭,一顆心泡在苦水裡,竟也見不得人傢受苦,便鼓起勇氣大聲道:尊駕,你便打斷他兩條腿,也無濟於事。得饒人處且饒人,你讓他賠些錢來,豈不兩便!

            年輕人奄奄一息,道:我實是沒有錢的。

            柳玉蟬便拿出銀元來,混混們得瞭錢,一哄而散。年輕人慢慢爬起來,捂著臉上的血,說:你不用救我的。

            見他冷淡,柳玉蟬也沒心情要他道謝,自喊車夫走瞭。路上車夫說起話來,說他們一幫苦力都認得剛才那個先生。

            他是八大胡同裡的小方大夫,給妓女治暗病,也給苦力治跌打損傷,常常不用藥就把小病治瞭,替病人省錢,醫術是好的,人更是難得,今兒不知為何會被這樣一群混混追打。

            幾天後,馬師長讓柳玉蟬和師傅師兄們去唱堂會,唱完就留他們吃酒,存心要成就好事。柳玉蟬便問仆人茅廁在哪兒,他好裝去上茅廁的樣子逃走。

            經過漆黑的院子,柳玉蟬隻覺得一陣陰風從身邊掠過,臉上便是一陣劇痛,頓時摔在地下,什麼都看不見瞭。他淒厲地慘叫起來。

            眾人聞聲趕來,福喜班師傅拿昏黃的手電筒一照他臉上,嚇得連德國電筒都摔瞭,白著臉倒抽冷氣,連呼哎喲

            這柳玉蟬的臉皮整塊連皮帶肉被揭瞭去,露出瞭骨頭,血把他身上的白衫子都染紅瞭半截,要多人有多人。

            一院子的仆人都嚇得叫喊起來:抹臉兒妖人來瞭!個個捂著臉往明亮的地方湊,唯恐抹臉兒妖人把他們的臉也抹瞭。連扶著柳玉蟬的人也嚇得放開瞭手,任他又跌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馬師長聽說柳玉蟬出事丟下酒杯就奔瞭過來,結果一看是這個情形,一腔熱血冰透瞭,忙用袖子擋瞭臉,給瞭幾個錢打發他們出門。

            師傅在路上就破口大罵,詛咒那妖人祖宗十八代,又罵柳玉蟬不小心,自己花數年心血和銀錢養出的紅牌,這就廢瞭。

            柳玉蟬那副慘樣,也沒個人敢看他的臉。大師兄素日是個好人,跪著求師傅,柳玉蟬血流成這樣,好歹先把人送去醫院,留住他的命。

            這時,街對面跑來一個人,正是柳玉蟬前幾日在街上救過的小方大夫。

            他在路邊給柳玉蟬檢查瞭一遍,消毒包紮好,也就走瞭。

            三天後,柳玉蟬被福喜班掃地出門。他本是個孤兒,無依無靠,這一來隻能找瞭間小旅社存身,還要關起門來,忍著驚懼疼痛拆換紗佈,自己對鏡上藥。

            夜裡有人造訪,又是小方大夫,柳玉蟬與他寒暄瞭幾句,他依然是冷冷淡淡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小方大夫說,這個月那抹臉兒妖人在火車站附近抹瞭三個人的臉,希望柳玉蟬扮個女學生當誘餌,夜裡在火車站等那妖人動手,好伺機把妖人捉瞭。

            柳玉蟬苦笑起來:我已經這樣,割無可割,就豁出去一回吧。這便應瞭。

            小方大夫給他戴上皮面具和假發套,他穿上陰丹士林藍棉襖,兜頭裹瞭條紅絨線圍巾,這一來也像個時髦的女學生瞭。

            到瞭火車站,柳玉蟬提著個包裹,裝作等人的樣子,小方大夫則退到座椅後貓著。兩人慢慢地等到天黑,又等到夜深。

            火車站漸漸沒人瞭,寒風倒灌進來,冷得要死。柳玉蟬又餓又累,直想打呵欠。

            突然,他眼角見著一顆黑丸樣的東西從側邊襲來,蝙蝠一般一閃就變成瞭個人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