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'04s5'></span>

        <acronym id='04s5'><em id='04s5'></em><td id='04s5'><div id='04s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4s5'><big id='04s5'><big id='04s5'></big><legend id='04s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ns id='04s5'></in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04s5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04s5'><strong id='04s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tr id='04s5'><strong id='04s5'></strong><small id='04s5'></small><button id='04s5'></button><li id='04s5'><noscript id='04s5'><big id='04s5'></big><dt id='04s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4s5'><table id='04s5'><blockquote id='04s5'><tbody id='04s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4s5'></u><kbd id='04s5'><kbd id='04s5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dl id='04s5'></dl>

            <i id='04s5'></i>
            <i id='04s5'><div id='04s5'><ins id='04s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畫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男人和女人上张床频大全_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漫画

            這天,畫傢蘇子遊春歸來,回到傢中,還未坐下,就見老仆人抓來一個蓬頭垢面的人,說不知何時溜入院中。

            蘇子上前一看,隻見那人不過是個少年,一臉病容。

            那少年一見到蘇子,就撲通一聲跪下,一邊哭一邊磕頭喊救命

            蘇子大驚,忙問:你是何人?我如何救你?

            隻聽少年哭著說道:我爹是趙文通,是他囑咐我來找你的!

            蘇子一聽,好不奇怪。原來這趙文通本是他的至交,兩人交往甚密,後來因為兩人在詩文畫作上見解不同,才慢慢疏遠,已有多年未來往,今天他的兒子怎麼會突然找自己救命。

            蘇子忙問:到底出瞭什麼事?你爹為何讓你找我?

            少年摸瞭一把眼淚說:知府梁入松說我爹藏有反詩,已將我爹問斬,傢裡的其他人也被抓瞭起來,隻有我一人逃瞭出來。官府現在正在通緝我。

            蘇子聽聞大驚,老仆人更是變瞭臉色,二話不說,拎起少年就要往門外拖。

            蘇子嘆息道:留下他吧!

            老仆人大驚,說,老爺啊,這可是死罪呀!

            死罪就死罪吧,蘇子說,你我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瞭,還有幾年可活?難道你怕瞭?

            老爺哪裡的話?您當老爺的都不怕,我這做下人的還怕?老仆人說著,就要拉少年起來,不料少年卻跪著不起,老仆人急瞭,吼道:你這小死鬼,快跟我去洗洗身子,這麼臭烘烘的跟老爺說話,算什麼事兒?

            聽到這裡,那少年才站起身來,跟著老人洗涮去瞭。過瞭一會兒,老仆人領那少年出來瞭。蘇子一看,那少年長眉細眼,面色白凈,和趙文通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,想到趙文通已經被害,蘇子不禁一陣嘆息。他讓少年坐下,細細道來事情的經過。

            少年說,他爹是被梁入松陷害的,為的就是他們傢的那批古字畫。

            咳,蘇子長嘆一聲道,當初我就勸你爹少與梁入松來往,此人生性歹毒,手段狠辣,你爹卻笑我擔心太多,哪想現在就出瞭這等事情!

            出事的時候,我爹說這天下隻有你能救我的命,隻有你能幫我報仇雪恨。少年哭泣道。

            此話不假,蘇子將少年拉到裡屋,問道,你爹和我本是摯友,知道這些年我們為何沒有來往嗎?

            少年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蘇子告訴他,他爹趙文通是位很有名氣的古字畫收藏傢,可就是太貪心——恨不得將天下的古字畫全部收歸自己所有,還有就是太小氣,一些名字畫,從來不肯輕易示人。蘇子很看不慣,便想搞搞他的惡作劇。一次,他從趙文通那裡借得十幅古畫,賞鑒三個月,代價就是將自己收藏的《五馬圖》送與趙文通。趙文通喜不自禁,以為賺瞭便宜。其實,蘇子還給他的是仿制品,而趙文通竟然沒有看出來。兩年後,蘇子將那些正品看夠瞭,才向趙文通道出實情。後來趙文通對此事一直耿耿於懷,自此,兩人也就少瞭往來……

            當初你爹罵我造假害人,我今天就造一個假,救救他的孩子。蘇子說著,拿起筆,在少年的臉上塗起鴉來。

            老仆人在外面等瞭許久,見屋子裡悄無聲息,忍不住推門進去。看見蘇子和一個陌生人坐在一起,就東張西望地問:老爺,那個……小死鬼呢?

            蘇子呵呵一笑,指瞭指身旁那陌生人。那陌生人站起來,對著老仆人深施一禮。

            老仆人不禁愣住瞭。那少年本是面目清秀的俊朗書生,而面前這人卻是一對濃眉,臉上幾點黑痣,模樣很是粗獷。

            這造瞭假人,必得還有一個假名吧。蘇子想瞭想,說,你就叫蘇化吧。以後跟我潛心學習畫技,報仇的事情,我不提,你休要說!

            從此,那蘇化每日認真學畫,苦心鉆研。蘇子也從此閉門謝客,盡心指導,兩人情同父子,蘇化也以義父相待。

            三年過去瞭,這一日,蘇化遵照蘇子的要求,對著院裡一株開花的海棠,畫一幅鬧春圖。蘇化從早上一直坐到晚上,也沒能把這畫畫出來。蘇子十分生氣。

            蘇化委屈地說:義父,這海棠花眼看就要敗瞭,如何畫得出鬧春圖來?

            蘇子冷笑道:一葉知秋,一花知春,面對一樹的海棠花,竟然無從下筆,你真是白費瞭我的心思。

            蘇化撲通跪在蘇子的面前,哭泣道:義父啊,徒兒隻見滿紙鮮血,腦中是梁入松可憎的嘴臉,哪裡看得見春色啊!求師傅快快教我報仇本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