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y9tht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y9tht'></fieldset>

      <dl id='y9tht'></dl>

        <ins id='y9tht'></ins>
        <i id='y9tht'></i>
        <i id='y9tht'><div id='y9tht'><ins id='y9th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y9tht'><strong id='y9tht'></strong><small id='y9tht'></small><button id='y9tht'></button><li id='y9tht'><noscript id='y9tht'><big id='y9tht'></big><dt id='y9th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9tht'><table id='y9tht'><blockquote id='y9tht'><tbody id='y9th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9tht'></u><kbd id='y9tht'><kbd id='y9tht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y9tht'><strong id='y9tht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y9tht'><em id='y9tht'></em><td id='y9tht'><div id='y9th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9tht'><big id='y9tht'><big id='y9tht'></big><legend id='y9th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越窯水怪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          • 来源:男人和女人上张床频大全_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漫画

          正值炎夏,烈日高掛,小傑克和蘇小晨這“探險二人組”被曬得唇焦舌燥。最讓小傑克受不瞭的是,蘇小晨居然背瞭一個大包:什麼小空調機呀,帳篷呀,點心呀,飲料呀……一應俱全——這個包當然是壓在瞭小傑克身上。“我說……小晨呀……是看水怪還是旅遊呀……”小傑克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。“看水怪也要講享受嘛!”蘇小晨拎著小傑克的小袋子蹦蹦跳跳快活得很。

          小傑克沒轍瞭,一屁股坐在瞭半道上。他們本來可以走一條平坦的大道,可是小傑克性子急,挑瞭翻山越嶺的小道。走瞭半天,上林湖連影都看不到,山下風景倒是不錯,一片片稻田像方方正正的綠色糕點,遠處的小山看起來像精致的盆景。“你不聽勸非要走這麼難走的路,害我吃苦!”蘇小晨振振有詞。“啊,我幫你背瞭這個大包你還說我……”小傑克氣得差點背過氣去。“我也背瞭你的包呀!”蘇小晨得理不饒人。“好好好,你把我包裡的東西也塞這個大包裡,也不差這麼點瞭!”小傑克大方地說。蘇小晨沒好氣地把東西胡亂一塞。“你當心,我包裡有一瓶麻醉藥,可以用來對付水怪的,那可是我從博士那裡好不容易討來的呢!”小傑克提醒蘇小晨。

          繼續前行,踏上山頂,清風自來,目力所及,一片碧綠的湖水在陽光下閃閃發亮。小傑克和蘇小晨頓時疲勞全消,大叫著沖下山去。正要用清澈的湖水洗把臉,突然躥出一個大漢,一手拎一個,把他們捉離湖邊。

          “不能靠近此湖,請回!”對方不願多嘴,作瞭個手勢,示意他們離開。

          蘇小晨氣得嘴巴嘟起老高,可是一看此人滿臉橫肉,不好惹,隻得噤聲,慢慢往回走。小傑克樂得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“你傻子呀,眼看這麼好的水也不能洗把臉,還笑?”蘇小晨說。

          “你才傻!為什麼不能靠近這個湖?你想想!”小傑克笑瞇瞇地說。

          “你是說……”蘇小晨恍然大悟。

          “對呀,湖裡一定真有水怪,怕我們遇上危險!”小傑克覺得不虛此行。

          “就算有水怪也不能靠近,還不是白來?”蘇小晨給他一個白眼。

          小傑克發現和女孩子吵嘴是必輸的,每次都是她有理。

          “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,再想想辦法!”小傑克有點氣餒。他們來到上林湖大堤上,坐瞭下來。女孩子就是愛吃,一看有飲料買就捧回一大堆,每人喝瞭一瓶後,多餘的又塞進瞭大包裡。小傑克剛想發牢騷,就聽蘇小晨一聲尖叫。

          “這裡是越窯遺址呀!”蘇小晨對準一塊石碑不停拍照。

          “不要大驚小怪好不好,我還以為你看到水怪瞭呢!”小傑克一邊看石碑一邊念道,“浙江寧波慈溪的上林湖是我國越窯青瓷發祥地和著名產地之一。上林湖一帶燒制青瓷的歷史悠久,可溯至東漢晚期,經兩晉、隋唐直至北宋,有千餘年之久,從未間斷。”

          “想不到這地方這麼有名!”蘇小晨感嘆。小傑克的眼睛卻盯上瞭湖邊的一隻小船。“跟我來,我有辦法瞭!”兩人向小船跑去。大熱天的,正好四處沒人,小傑克與蘇小晨上瞭船。兩人拼命劃水,船卻隻在原地打轉。過瞭好一會兒才掌握瞭方法,小船向“禁止遊客出入處”前進。船在湖水中晃呀晃的,嚇得蘇小晨捂著嘴巴驚叫。“不要怕,如果水怪來瞭,我有博士的藥水呢,灑上去它就暈瞭。”小傑克安慰蘇小晨。

          他們在一隱蔽處上瞭岸。小傑克拿出望遠鏡看呀看,湖面上十分安靜,別說水怪,連魚都沒有一條。

          “我們先搭好帳篷,休息一下吧!”蘇小晨在三棵楊梅樹下選瞭一片地方。

          小傑克把大包往地上一扔,拿出帳篷搭瞭起來。突然,一股怪味傳來,小傑克嗅瞭嗅,覺得很累,很想睡覺。

          迷迷糊糊中,小傑克看到一個古裝男子走在小路上。男子邊走邊高興地唱:“錢倜聘我制寶瓷,四年采泥為龍床,三年思忖為造型,終於完成心情暢!”這時對面一人匆匆跑過來:“陳大哥不好瞭,不好瞭,玉龍床的橫檔被偷走瞭!”被叫做陳大哥的男子愣瞭半晌,回過神來說:“不要緊,我傢裡還有一些好泥,你和我一起去取來,再燒一根也來得及!”於是兩人匆匆上路。

          小傑克心裡納悶:我也沒坐時光機,難道自動來到瞭幾千年前的越窯?這事得搞個明白。於是他加快腳步也跟瞭上去。兩名男子一路狂奔,來到陳傢村,隻見陳大哥的老傢衰草叢生。推門而入,他的妻子掩面而泣。原來陳大哥制玉龍床的十年期間,雙親死於戰亂,親子得病夭折,妻子因終日勞累哭泣,雙目致殘。

          陳大哥百感交集:竭盡心力制成玉龍床,換來傢破人亡。他念及親人,涕淚交流。悲痛的陳大哥趕回越窯,奮力砸床,玉龍床破碎如殘瓦。

          跟在後頭的小傑克看得心裡發酸,立在湖邊感慨萬千。這時湖面上突然出現一隻大船,船上裝著一根瓷做的玉龍床橫檔,那個與陳大哥一起取瓷泥的男子在船上與一黑衣人耳語。“這玉龍床可是皇帝用的,有冬暖夏涼的功效,現在他竟然給砸瞭,真是可惜,還好有這個橫檔,運出去一定值大錢……”正說著,湖面突現怪風,波濤翻湧,一個黑影從水底鉆出,高高聳立,“啪”地朝船砸去。

          “水怪,真的有水怪!”小傑克忙找博士的藥水,心越急越找不到,眼看那個黑影緩緩沒入湖中,船在漩渦裡打瞭幾個轉,也沉瞭下去。

          “博士、博士,我是小傑克,我發現瞭水怪,能不能把你的潛水艇借我用用?”小傑克興奮地打電話給博士。

          “什麼水怪?報紙上說瞭,是成群的小蝌蚪!我正睡覺呢!”博士啪一下掛瞭電話。

          小傑克心裡那個急呀,隻好急匆匆跑去找人幫忙,從山道走瞭不到半裡路,對面來瞭一支古代軍隊。

          帶隊的看到小傑克,喝令道:“小娃,你知道陳傢越窯在哪裡嗎?”

          “你們去陳傢越窯幹什麼?山路很難走的!”小傑克說。

          “沒辦法呀,王後要的玉龍床本來昨天就要運到的,可是現在也沒個影,王後如果發怒,我們就人頭不保瞭!”帶隊的說。

          小傑克心裡一驚,這麼說來,整個陳傢村可能要被殺頭瞭?這倒要想個辦法。

          “那就麻煩瞭!我剛才親眼看到運玉龍床的船被水怪拖下湖裡去瞭!”小傑克故意把一根橫檔說成一張玉龍床。

          “小娃兒不要亂說話,好好的上林湖,怎麼會有水怪?”帶隊的臉色一變。

          “我親眼所見,不信可以潛水下去找嘛!”小傑克高聲說。

          “我們快點過去看看。張三,你水性最好,你下湖查看。”帶隊的下瞭命令。

          張三潛下水去,半天沒上來。小傑克正擔心他會不會被水怪吃瞭,這時湖裡一股水泡翻瞭上來,張三爬上岸來。

          “冷死我瞭,凍死我瞭!”嘴唇發紫的張三哆嗦著說。大熱天凍成這個模樣,一行人驚得直吐舌頭。

          張三喝瞭口酒,緩過氣來,開口說:“我真看到一隻船沉在下面,裡面還有一根橫檔,船邊還有一個很深的洞穴,我潛下去不到一會兒,全身就凍僵瞭,渾身慢慢失去瞭知覺,還好有一條三尺長的梭子魚咬瞭我一口,我才猛然驚醒,強打精神,拼命遊瞭上來。”

          “啊,這可如何是好,玉龍床拿不到,萬一王後不相信我們的話怎麼辦?”一個小兵說。周圍的人都忍不住打瞭一個冷戰。

          “這個小娃兒穿著這麼古怪,要不把他帶回去,一來可以作證,二來也可以把事情推到他身上!”有個尖嘴猴腮的傢夥出主意。小傑克苦笑著說:“也好,我跟你們走一趟,一起想想辦法吧!”

          士兵們把小傑克帶上瞭一隻船,向上遊駛去,湖裡的魚兒驚得四處跳躍、逃散。小傑克看到一群一米多長的魚飛快地向湖中遊去。“快看,快看,大魚怪!”小傑克驚叫起來。士兵們哈哈大笑。帶隊的說:“這種魚最常見瞭!因為水深漁網撈不到,所以湖中很多魚年齡超過百歲。據說有人看到一條鯰魚比兩個人都長,能一口吞下一隻落水的小羊!”

          “啊!”小傑克驚奇。

          “據說去年有人捕到一條魚,魚頭長3米,身長等於頭長加尾長,尾長等於頭長加身長的一半。”

          小傑克算瞭算,不得瞭,真夠嚇人的。

          (■1.小讀者,你知道這條魚有多長嗎?)

          正說著,大傢都閉瞭嘴。有人悄悄告訴小傑克,前面那隻大船中坐的就是王後。

          層層通報後,小傑克與隊長上瞭大船。

          “就是你這小娃子說玉龍床被水怪搶走瞭?”船艙裡紗帳後面一個聲音說。

          “是,我親眼所見。”小傑克說。

          “我讓張三潛下水去,確實發現瞭一個深淵……”隊長說。

          “那還不下去撈?”

          “水太深,太冷瞭,下不去。”小傑克說。

          “下不去就再做一張!”

          “再做一張?十年才做成一張玉龍床呀,不要為難老百姓瞭!”小傑克氣道。

          “你這娃子,膽子倒挺大,不怕我殺瞭你?”王後嚴厲地說。

          “我是國傢的棟梁之材,你殺瞭我是國傢的損失!”小傑克實在生氣瞭,陳傢為瞭做玉龍床搞得傢破人亡,她卻隨口一句再做一張。

          “哦,你這麼有才,我就考考你。你答對瞭還好,答錯瞭,我要殺你的頭。”

          “你說吧!”小傑克視死如歸。“這是上林湖,就以湖為題吧。你說說這湖有多少桶水。”王後問瞭個難題。小傑克哈哈一笑:“要看你的桶有多大,如果和湖一樣大,就是一桶,如果隻有湖一半大,就是兩桶……”隊長為小傑克捏瞭一把冷汗,但卻聽紗帳後面哈哈大笑:“答得妙,答得好!再來一題。這湖裡有多少條魚,你用什麼方法數?”小傑克靈機一動:“借你的手下一用!命他們從湖的10個不同地方各抓100條魚,做上防水記號,然後放回湖中。三天後再從10個不同的地方各抓100條魚,如果有記號的有2條,說明總數是記號魚的500倍,也就是1000的500倍,那就是500000條,以此類推即可。”

          (■2.如果第二天捉瞭200條魚,有5條是有記號的,請問聰明的小讀者,你能算出湖裡大約有多少條魚嗎?)

          王後哈哈大笑:“真是個聰明的孩子,既然如此,你想個辦法把玉龍床撈上來。”

          “倒也有方法可以試一試。”小傑克說。

          “什麼方法?”

          “我看水怪也是要吃東西的,我們捉幾隻鵝呀鴨呀,在它們腳上綁上魚鉤,水怪一吃就上鉤瞭,捉住水怪,玉龍床就可以撈上來瞭。”小傑克完全是胡扯。

          “那這個魚鉤得多大?”隊長忍不住插嘴。

          “當然要去定做,我畫個樣子,你讓鐵匠制造。”小傑克在紙上畫瞭個大鉤子忽悠人。

          “快讓人去辦!”王後下令。

          這本來是緩兵之計,沒想到不到一個時辰,三個大鐵鉤就放在瞭小傑克面前,他隻好裝模作樣準備釣水怪。

          一切準備就緒,隊長、小傑克一行人來到沉船處。大傢坐上小船漂在湖中間,每人拎著一支魚竿等水怪上鉤。夜幕降臨,岸邊的螢火蟲熱鬧起來,三五成群地飛來飛去。一船人都陶醉在這如夢般的風景裡瞭。忽然,水面翻起巨大的波浪,水怪咬鉤瞭。

          大傢一起幫忙去拉魚竿。“不要拉,先放繩子!”隊長說。“為什麼?”眾人不解。“水怪力氣很大,你這邊一拉,它一扯,繩子就斷瞭,要慢慢消磨它的力氣。”隊長盯著水面說。從繩子可以猜測出水怪正飛速向前遊,過瞭一會兒,繩子松弛下來瞭。

          “它慢下來瞭!再拉,不能讓它休息。”隊長下令。大傢忙拉繩子,水怪被魚鉤紮得生疼,又向前猛躥,連船都被拉動瞭。大傢在隊長的指揮下再放繩子。就這樣,水怪不掙紮時大傢拉繩子,水怪發狂時就放繩子,幾個時辰下來,大傢累得渾身是汗,水怪的力氣也慢慢小瞭。繩子被大傢慢慢地拉瞭上來。水怪的真面目漸漸浮出水面——原來是一條2米多的大青魚!

          小傑克原以為會是恐龍什麼的東西,看到是魚,大失所望。再細看這魚:眼珠有雞蛋那麼大,一片鱗有手掌那麼寬。嘴上被大鐵鉤紮出瞭血,血水混在湖水中像一縷紅煙慢慢消散。

          “青魚呀青魚,不要怪我,你一個受罪,上林湖全村安寧。”隊長對著青魚念叨。話音剛落,青魚猛地向下沉去。

          大傢沒防備,船一下子被拉翻瞭。好在大傢都會遊泳,而且又是夏天,慌瞭一陣後就把頭浮出瞭水面。“啊,快看,快看!”隊長臉色慘白地指著前方。隻見水面如滾水沸騰一般,青魚尾下頭上在掙紮,一片血水染紅瞭大片湖面。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咬它的尾。青魚尾上劇痛,用盡全力狂躥出水面。大傢傻眼瞭,青魚的尾巴上拖著一條蛇一樣的水桶粗的東西。

          “是黃鱔,這裡就是老人們說的經常出現大黃鱔的黃鱔山!”隊長說。

          那條黃鱔看來也是猝不及防才被拖出水面的,它不但不害怕,反而快速旋轉起來,連鎖反應,青魚、繩子、小船都跟著旋轉起來。一陣陣洶湧的波濤讓大傢喝瞭好幾口血水。等大傢回過神來,湖面上隻剩小船與一個魚頭瞭,看來大黃鱔把青魚的身子全吃瞭。

          大傢驚魂未定,嚇得不敢言語。突然有人尖叫一聲:“血水會引來更多黃鱔!”可是已經晚瞭,小傑克的面前甩過一條大尾巴,猛一下打在他的頭上……

          “醒醒!快醒醒!”蘇小晨用一根樹枝猛打小傑克的頭。“大魚、黃鱔!”小傑克跳起來說。“是呀,這裡就是上林湖的黃鱔山!你還好意思說呢,自己把博士的藥水倒翻瞭,沒暈到水怪,倒把自己熏暈瞭三個小時!”蘇小晨說。“怎麼沒把你也熏暈瞭呢?”小傑克不好意思地說。

          “大明星周大倫在這裡拍戲呢!我之前去找他要簽名瞭,回來一看瓶子破瞭,你暈倒在地,我估計是藥水散開的緣故吧,也是我運氣好……”蘇小晨嘰嘰喳喳地說個沒完。

          “還好還好,原來是一場夢!”小傑克拍著胸口說。

          這時湖面上突然躥起一條水桶粗的大黃鱔,向一條小船撲去!“我的媽呀,快逃命!”小傑克拉起蘇小晨就跑。蘇小晨猛一甩他的手:“在拍戲呢,怕什麼,真是的!”

          隻見林中一個胡子頭發分不清的導演大喊一聲:“cut!《越窯水怪》第二場完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