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zv5ot'></span>

  • <acronym id='zv5ot'><em id='zv5ot'></em><td id='zv5ot'><div id='zv5o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v5ot'><big id='zv5ot'><big id='zv5ot'></big><legend id='zv5o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zv5ot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zv5ot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zv5ot'><strong id='zv5ot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zv5ot'><strong id='zv5ot'></strong><small id='zv5ot'></small><button id='zv5ot'></button><li id='zv5ot'><noscript id='zv5ot'><big id='zv5ot'></big><dt id='zv5o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v5ot'><table id='zv5ot'><blockquote id='zv5ot'><tbody id='zv5o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v5ot'></u><kbd id='zv5ot'><kbd id='zv5ot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zv5ot'><div id='zv5ot'><ins id='zv5o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zv5ot'></fieldset><ins id='zv5ot'></ins>

            戲子唱戲的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男人和女人上张床频大全_男人和女人特黄的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漫画

            我出生在鄉下,那地方地廣人稀,有點荒涼,話說地一荒就招鬼,這話還真有點道理。在我們村旁邊一裡多處,有一亂墳崗,聽說原來是個村,後來被小日本進中國時候給滅瞭,一村的男女老幼,全被殺害瞭,挖一大坑給埋瞭,現在凡是什麼孤寡橫死的,沒有後人送棺下地的,鄉親們都用草席子一卷,在亂墳崗上隨便挖個坑給埋瞭,一些夭折的孩子屍首,也都用佈一包,丟在墳堆裡。

            久而久之,這地方就不怎麼幹凈瞭,白天還好,一到晚上就鬼火亂飛,夜梟悲啼,看一眼都渾身起雞皮疙瘩,當然瞭,真鬼我是一次沒見著,不過關於這亂葬崗的鬼故事,可聽瞭不少,還個個都活靈活現的。

            先說兩個給大傢開開胃,當然,是不是真的,我也不知道,都是聽村裡老人說的,各位自己見仁見智。

            我們村有個唱戲的,姓花,大傢都叫他花戲子,戲唱的賊好,特別是男扮女裝,那真比女人還女人。戲唱的一好,活兒接的就多,一天又接瞭鄰村的一單活兒,男扮女裝的貴妃醉酒,那唱的叫個好,人山人海的是掌聲不斷,從中午唱到晚上,在掌聲中結束瞭,皆大歡喜。

            戲唱完瞭,按例子請戲班的人傢除瞭結算錢財外,應該請上一桌酬戲酒,這傢做的滿到位,七大盤八大碗的,菜一個勁的上,酒一個勁的勸,不知不覺的,花戲子就有點高瞭。

            主傢一看花戲子酒高瞭,就安排瞭床鋪讓花戲子歇息,也是事有湊巧,那天正好是花戲子兒子的生日,花戲子老婆生瞭四個女兒,就這麼一個兒子,平時寶貝的不得瞭,百依百順,今天出門之前,花戲子就答應瞭兒子今天一定回去給他過生日的,所以那裡肯住下來,眾人苦勸不住,隻好讓他去瞭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見天色已晚,有點著急瞭,傢裡那個寶貝疙瘩,現在肯定在鬧呢!自己要是順著大路回去,起碼要走一個多小時,走小路的話,估計半個小時就到傢瞭,唯一一點就是走小路要經過那片亂墳崗。  話說酒壯慫人膽,要是撂平時,花戲子絕對不敢從那走,但今天一是心裡急著回去給兒子過生日,二是酒有點高瞭,這酒一高人膽子就大,這膽子一大,就容易出事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順著小路走瞭一會,酒勁上來瞭,頭暈口澀嗓子幹,正尋思著去哪弄點水喝,忽然前面一片鑼鼓喧天,燈火通明,看樣子好象是在唱大戲。花戲子一見就樂瞭,有唱戲的,討口水喝應該沒有問題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的戲唱的好,在這一帶還滿出名的,一進村,就被一群人認出來瞭,一齊要求花戲子唱一段,花戲子一心隻想回傢,哪有心思唱戲,再說瞭,白唱戲沒錢拿的事,花戲子一向不做。

            眾人苦勸未果,漸漸散去,唯有一老者,仍不肯離去,見花戲子一個勁要走,就沉下臉道:花戲子,你別給臉不要臉,讓你唱場戲而已,你今天好好給我們唱一場就算瞭,要不然,隻怕你以後都別想再唱戲瞭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抬頭一看,不認識這老頭,見這老頭說話難聽,心裡有些生氣,也不要水喝瞭,氣梗梗的離開瞭村子,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一回到傢,晚飯早就吃過瞭,寶貝兒子早睡瞭,花戲子洗漱完畢,也準備休息瞭,誰知道頭往枕頭上一擺,耳朵裡面就聽到一片鑼鼓聲,吵的花戲子頭疼欲裂,翻身坐瞭起來,怒道:誰傢這麼缺德,半夜敲鑼鼓,還讓不讓人睡瞭?

            他老婆聽他這麼一說,奇道:你胡說些什麼?那有什麼鑼鼓聲,我看你是喝多瞭。花戲子現在也聽不見鑼鼓聲瞭,想想也是,這大半夜的,怎麼會有鑼 鼓聲呢,肯定是自己酒喝多瞭,出現瞭幻聽。

            誰知道剛翻身躺下,耳朵裡又開始鑼鼓喧天的吵鬧起來,花戲子使勁搖搖頭,那聲音不但沒有消失,反而更大瞭,吵得花戲子實在受不瞭瞭,隻好又坐瞭起來,奇怪的是,隻要一坐起來,那聲音就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回頭看看他老婆,睡的那叫個踏實,很明顯,她沒有聽見什麼聲音。花戲子就有點納悶瞭,試著躺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果然,一躺下去耳朵裡鑼鼓聲就響起來瞭,一坐起來,聲音就消失瞭,再躺下去,鑼鼓聲又響瞭起來,如此反復幾次,屢試不爽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心裡頓時害怕起來,冷汗的就下來瞭,這一出汗,酒就醒瞭一半,酒一醒,頭腦也就清醒瞭,想起自己回來路過那個村莊,以前那可是亂墳崗,啥時候出來個村莊呢?不是村莊,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呢?還搭著戲臺準備唱大戲,完瞭,自己一定是撞鬼瞭。

            這越想越怕,越怕越想,一想起那老頭講的話,心裡就一個勁的發毛,也顧不上睡瞭,急忙穿衣下床,跑去找村上的趙三爺去瞭。這趙三爺是個老神棍,對請神送鬼的事頗有一點本事,花戲子這一害怕,就想起他來瞭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跑到趙三爺傢,咣咣搗門,趙三爺將門一開,花戲子趕緊鉆瞭進去。還沒等趙三爺開口說話,花戲子就將事情前前後後竹筒子倒豆般全說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趙三爺一聽,一雙眉毛皺到瞭一起,沉吟瞭半天才道:花戲子啊!你要是遇到一個兩個不幹凈的東西,我還能想想辦法,但你這一遇就是一大群,可能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啊。花戲子一聽就急瞭,道:三爺,你不能不管我啊!你要是不管我,那我就隻有死路一條瞭啊!

            趙三爺道:也不見得,有句話說的好,解鈴還需系鈴人,你自己惹的事,還得你自己去解決,那老頭不是跟你說瞭嘛,你不給他們唱一場戲,他們就不會放過你,隻怕,你必須得去唱這場戲,而且,隻有你看過他們,也就是說他們不想被別人看見,隻能你自己一個人去唱這場戲才行。

            花戲子一聽,心裡又是一驚,哪裡敢去啊!但這不去又不行,思來想去,隻好點頭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花戲子請瞭幾個膽大一點的鄉親,在亂葬崗中間搭瞭個戲臺,等到晚上,花戲子獨自一個人,用酒將自己灌瞭個暈暈乎乎,壯著膽子就去瞭。

            一到場地,果然又是張燈結彩,人山人海,花戲子以酒壯膽,化好妝就上去瞭,演的是他最拿手的貴妃醉酒。一出戲唱完,臺下掌聲雷動,一起要求再唱一個,花戲子看的久瞭,覺得那些東西和人也差不多,也就不怎麼怕瞭,索性又加瞭一出,誰知道一出唱完,那些東西仍意猶未盡,隻好又加演瞭一出,就這樣一出接一出的加,一直唱到第一聲雞啼響起。雞啼一起,臺下人群忽然一下全部消失不見,隻剩下花戲子一個人孤零零的在戲臺上,花戲子這才松瞭口氣,收拾收拾卸瞭妝,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自從花戲子在亂葬崗唱瞭一場戲後,再也沒有聽見什麼奇怪的聲音瞭,而且名氣還越來越大,可不是嘛,鬼都喜歡聽他唱戲,名氣能不大嘛!

            花戲子這人我也認識,為瞭這事,我還去找過他好幾次,不過每次他都是笑而不答,大概在我十三四歲的時候,花戲子在朋友傢喝酒過量死瞭,這事也就再也無法求證瞭。